某某机械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科技创新
一季度就业数据:平均薪酬环比略降 同比上升
发布者:浏览次数:

总体来看,截止2019年3月,31城市的调查失业率为5.1%,处于近两年以来的较高水平;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亦是处于近年来较高水平。

从职位的供需情况来看,CIRE总指数在2019年第一季度为1.68,同比下降约12.0%;从供需角度来说,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增速下降8%,求职申请人数环比增速上升31%。求职人数的增加主要受到了春招和春节之后职场跳槽热的影响。

从企业918博天堂国际厅薪酬来看,2019年一季度,全国平均薪酬环比略降46元,为8050元,相较去年同期上升421元,同比涨幅为5.5%。从平均薪酬的细分来看:(1)从不同城市的平均薪酬来看,多数城市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一季度环比出现下降,在统计的37个城市中,9个城市的平均薪酬环比有所上升。平均薪酬超过1万的城市依然只有北京和上海,且两者的平均薪酬在一季度的环比亦出现上升,它们的平均薪酬分别为10970和10274;(2)从不同性质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处于平均薪酬第一梯队的企业,它们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一季度环比依然平稳上涨,其中上市公司和国企平均薪酬的环比涨幅最大,分别为3.0%和2.9%,平均薪酬分别为9007和9125元。而民营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平均薪酬环比则小幅下降。

31 城市的调查失业率和城镇调查失业率大幅走高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止2019年3月,31城市的调查失业率为5.1%,处于近两年以来的较高水平;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亦是处于近年来较高水平。

中采PMI 从业人员分项延续下行趋势

2019年第一季度,中采PMI从业人员分项继续延续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下行趋势。具体来看,截至目前,2019年4月的PMI从业人员分项为47.2,处于近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较2018年12月的48下行了0.8。

CIER 总指数同比继续下降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CIER)来看,CIER总指数在2019年一季度下降。具体来看,CIRE总指数在2019年第一季度为1.68,同比下降约12.0%;从供需角度来说,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增速下降8%,求职申请人数环比增速上升31%。求职人数的增加主要受到了春招和春节之后职场跳槽热的影响。

从CIER指标的各个分项来看:(1)分城市来看,二、三线城市的CIER指数同比下降幅度最大;(2)分企业规模来看,中、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趋于一致,大型企业的就业形式依然相对最好,但四类企业的CIER指数较去年同期均有下降;(3)分企业性质来看,民营企业的就业指数依然最高,外商独资企业的就业指数下降最慢,国企的就业指数下降最快。具体来看:

(1)分城市来看,二、三线城市的CIER指数同比下降幅度最大,不过两者依然是四类城市中CIER指数最高的,分别为0.98和1.01。一线和新一线城市的CIER指数同比也是出现了下降,幅度均接近30%,其中一线城市的CIER指数最低,仅为0.51,相当于每2个求职申请者对应一个工作岗位;新一线城市稍微好些,其CIER指数为0.72。在所有城市中,北京的CIER指数依然是最低的,仅为0.24。

(2)分企业规模来看,中、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趋于一致,大型企业的就业形式依然相对最好,但四类企业的CIER指数较去年同期均有下降。具体来看,中、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在2019年一季度趋同,分别为0.66、0.62和0.70。其中,小微企业CIER指数同比下行约45%,中、小型企业CIER指数的下降幅度分别为35%和27%。

相对于其它类型的企业来说,大型企业的就业压力虽然有所增大,但CIER指数依然高于1,在2019年一季度为1.36,大型企业的优势较为明显。

(3)分企业性质来看,所有企业的CIER指数均回落至1以下,民营企业的就业指数依然最高,外商独资企业的就业指数下降最慢,国企的就业指数下降最快。具体来看,在民营企业就业指数于2018年四季度达到相对最高后,2019年1季度,其CIER指数虽然下降幅度较大,但也依然是所有企业中最高的,为0.8。与此一样,国企在2019年1季度的就业指数依然保持在所有企业中的最低水平,仅为0.43,相当于超过2个求职者竞争1个工作岗位,在增速方面,国企就业指数的下降幅度也是最大的,其同比下降约52%。相对国企来说,外商独资企业CIER指数的下降幅度最小,同比下降约11%。

全国薪酬环比小幅下降

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全国平均薪酬环比略降46元,为8050元,相较去年同期上升421元,同比涨幅为5.5%。

从平均薪酬的细分来看:(1)从不同城市的平均薪酬来看,多数城市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一季度环比出现下降,平均薪酬超过1万的城市依然只有北京和上海,且两者的平均薪酬在一季度的环比亦出现上升,它们的平均薪酬分别为10970和10274;(2)从不同性质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处于平均薪酬第一梯队的企业,它们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一季度环比依然平稳上涨,其中上市公司和国企平均薪酬的环比涨幅最大,分别为3.0%和2.9%,平均薪酬分别为9007和9125元。而民营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平均薪酬环比则小幅下降。具体来看:

1)从不同城市的平均薪酬来看,多数城市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一季度环比出现下降,在统计的37个城市中,9个城市的平均薪酬环比有所上升。平均薪酬超过1万的城市依然只有北京和上海,且两者的平均薪酬在一季度的环比亦出现上升,它们的平均薪酬分别为10970和10274。从同比增速来看,多数城市平均薪酬的同比是上升的,仅海口和乌鲁木齐的平均薪酬同比略有下降。另外,武汉在2019年一季度的平均薪酬为7653元,是所有城市中同比上行幅度最高的,约为8.1%。

(2)从不同性质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处于平均薪酬第一梯队的企业,它们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一季度环比依然平稳上涨,其中上市公司和国企平均薪酬的环比涨幅最大,分别为3.0%和2.9%,平均薪酬分别为9007和9125元。而民营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平均薪酬环比则小幅下降。具体来看,上市公司、外商独资和国企的平均薪酬依然明显高于民营和事业单位。所有企业中,外商独资企业的平均薪酬依然最高,为9125元;而事业单位的平均薪酬依然最低,为7721元。

本文作者:董德志,来源: 国信固收研究,原标题《【国信宏观固收】2019年一季度就业数据:失业率走高,稳就业压力有所加大》, 略本文有删节

搜索

复制